起床困难户

【种花夫妇】“种花”不开,花自败《一》

糟心的种花夫妇~唉~好不容易放暑假了,却结局了!!m9( `д´ )!!!!,wuli春花花不该这样伤心T_T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司马懿你个猥琐男——哼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司马懿终是去了西厢房。天知道她有多心痛,可是,只有这样才能让司马家在这乱世之中求得一丝安稳。
      哭的几乎昏厥的张春华就这样躺在床上蜷缩着身体,眼睛直直的看着前面,却不聚焦。
    回想着新婚那天,所有人拼命给新郎官灌酒,看他挡不过,自己就扯下红盖头抢过他手里的酒杯高声道“我夫君喝不得这么多酒,来!我敬大家!干!”然后一杯一杯的把前来敬酒的人喝倒,惹得大家起哄“司马夫人海量,真乃女中豪杰啊,这刚过门就护起自家夫君,也不知日后是谁当家,哈哈哈哈。”司马懿摇摇晃晃的说“能娶到夫人是仲达之幸,日后就是夫人当家又如何?只要夫人高兴,仲达便高兴。”
      当时心里便暗下决心,这是她张春华的男人,是日后携手一生,相伴到老的爱人,无论如何都要护他周全。现在呢?她的丈夫在别的女人的床上当新郎,呵,还真是讽刺,恶心。
      张春华从未觉得黑夜如此漫长,漫长到泪流干,心抽搐。哭不出来,就瞪着眼睛看窗外,看着阳光射进来,起身给师儿和昭儿做早饭,最起码她还有两个爱她的孩子不是吗?这就够了。
     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,切菜、熬汤、煮饭,只是那通红的双眼出卖了她彻夜未眠的事实。她下意识的说“把菜洗一下”,又突然意识到哪还有人陪她一起做饭,在身边夫人长夫人短的叫她,又是一阵心酸。
       做完饭她匆匆吃了些,绝食?她再也不会做这等蠢事了,因为不值得了,她张春华还不是放不下的人。可还是怕看见那俩人相挽着走出来,脏了眼,便给两个孩子送去早饭,换了身紧袖白衣,束起长发,拿着剑去了湖边。
        岁月让当年闯荡江湖的小姑娘少了点青涩,多了些成熟,她的发,生的极好,又黑又长又浓又亮,虽高高束起但发尾仍过了腰,在一身白衣映衬下身姿挺拔,英姿勃勃。如今站在湖边虽不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了,但身手确不减当年,甚至更胜一筹,佩剑在手什么都忘了,发泄般舞的呼呼作响,身姿翩飞,凌厉狠绝。三十出头的年纪身姿比少女有过之而无不及,玲珑曼妙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汗湿透了衣襟,累的快站不住,才收了剑走到湖边凉亭坐下。回想闯荡江湖的日子,恣意潇洒,快意恩仇,畅快淋漓,嘴角才勾起一抹笑意。
     西厢房内——
         趴在司马懿怀里的美人娇声叫着“老爷~天亮了”,司马懿抚摸着柏灵筠光滑白皙的脊背,柔声道“昨夜可累着了?再睡会儿吧。”“妾不累,侍候老爷是妾的福分”“小丫头,嘴甜,年轻就是好啊”,柏灵筠甜甜的笑着说“嗯?老爷也年轻啊?”“哈哈哈,我都到快可以当你父亲的年纪了,哪里还年轻。”“可老爷智慧无人可比啊,妾仰慕老爷很久了。”司马懿听着很是受用“好,既然不累就起来吧,随后还有政事要上奏。”“妾为老爷宽衣”“好”。
     

评论(6)

热度(3)